既白猫

【红林檎】有你


(背景:20世纪初期的美国)

有你

阳光拨开云雾,透过满山的薄雾射进山林。朝霞漫在天际,红得像是凤凰浴火重生时那一刹的光。

AppleJack望着朝霞,由心赞叹神赐给她的子民的美景。

这是她第一次离开苹果园这么远,远得好像那里不是她的家。远得好像她没有家,从一开始就是这般漂泊,这般冒险。

但那又如何呢?

在她的身旁RainbowDash站着,玫瑰色的眼睛映着朝霞。

这是她第一次私奔,也是她第一次穿男装。当两条腿套上裤管时,她快哭了出来。

她终于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不在乎那座苹果园,不在乎那曾经束缚她脚步的长裙。

甚至是她从小便虔诚信仰的耶稣她都可以背叛。但她不能不在乎身边那人。

哪怕整个世界都反对,哪怕是家人都抛弃……她只希望主不会将施与自己的惩罚降于她的亲人,还有她……

她们在酒馆里大胆亲吻,在火车上勇敢宣布她们是恋人,哪怕他人的言语多么伤人,他人的眼神多么令人害怕。

梦魇

她亲吻着她,碧绿色的眼睛不敢闭上。她害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后只是一场空。她还害怕人们将她从身边夺取,怕主降罪于她。

她想跟她说我爱你,想跟她说别走,这些在梦中都已说过,因为在梦中她要走。

但梦醒后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她,一遍又一遍地亲吻她。

一切都在失去安全感的夜里不断进行。

幻想

她想自己是疯了,因为昨天晚上她想抛弃身边的那个人,她想她们总会分开的,因为她们是女的,这个世界不允许女的在一起。所以要趁她离开自己之前离开她,毕竟她还这么年轻,她还得接管苹果园,还要嫁人……

但转过身一看,那人正在熟睡,像个刚出生的婴儿,她也在担心她们的未来,她还没有离开,她还爱着她。

她又怎么能忍心去抛弃她,任由她如海中孤帆般漂泊,风吹浪打。她不能辜负她的一往情深,不能辜负……

想至此,她的腿上如上了枷锁,再难远走。

喜悦

去往欧洲的邮轮上,她笑着跟她聊天,讲着她的思想和她的困扰。

她是诚实的,所以她不打算隐瞒什么。她说了自己的庆幸,庆幸自己当时没有离开她,说了自己的厌恶,对这个充满歧视的社会的厌恶……

她说来说去,说到天黑,说到她意识到身边那人已无声。她转头一看看见她在哭,脸上全是泪痕。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她哭泣。

心想就算是多么坚强也总有脆弱的一面。

她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安慰,只是看她哭。看着看着,她也哭了起来……

胜利

附近的一个州已允许同性恋结婚了,她身边的护工跟她说起。

她想起了她,想起了几十年前她第一次遇上她,那时她正在苹果园里收苹果,下午和煦的日光照得人身上暖洋洋地。

她突然出现,站在树旁向她问路,彩虹色的头发耀眼非常……

而现在她的一只脚都已跨进坟墓,等着关于她的梦再次潜入夜来,等着她潜入夜来,与她相见……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