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白猫

[AU?]修仙

OOC和BUG都是我的错,文笔差还请不要骂。
(苹果嘉儿,国配!!!)

1.
初春,寒意未散,细雨就绵绵地下了起来。她推开窗,寒风一股脑从窗外灌进来,提起了她的精神。
她又把窗关上,洗漱好之后嘱咐她妹妹一声就背着药篓去采药了了。

太阳已升起一半,光线透过薄雾和叶子间的缝隙射进山林,鸟鸣一片。

珍惜的草药难寻,更何况附近的山路早已被山下采药人踏烂,就算再去上几遍也找不到好的草药了,所以她打算多走上几段路去深山里探寻草药。可是山中最近闹鬼,山民都不愿意陪她去深山中采药,可她最近又急着用钱。她不得已,只好独自一人上山。

光线逐渐亮起来,多年养成的习惯使她不用透过叶与叶之间的缝隙窥视一般看着天空就知道现在已是正午了。她就着水将就着吃下已经硬了的馍馍。

背篓还空着,什么都没装。没有怨言,也没有人倾诉怨言,她只得继续寻找。

树林遮住了阳光,使人忘却了光阴。她是时候下山了。

但在这之前,她要先找点水拾掇拾掇自己。

谁知一路下来她连一滴水都没见到,反而把自己给弄迷路了。她可不能久留,山中可不是什么有趣的地方,更何况这里还闹鬼……

她走着走着便走到一处缓坡,树开始稀疏起来,阳光成片成片撒下,总算给人一点安慰。她走过一棵又一棵树,影子越来越长,沮丧再次在空气中弥漫。

蓦地,又是一棵树,但不同的是树的前面有一个小屋。她已累极,满心想着这应该是猎户的小屋,却不想这荒山野岭怕是猎户都不会住在这儿吧?

她快步前去,屋中有灯火闪烁,满心欢喜。山民见了怕是会惊异不已,毕竟山中近来闹鬼,而此处……她竟如斯胆大,满是泥渍的手在门上轻轻一扣。

谁啊?

门缓缓打开……

眼中竟是进了霓虹?她心想。

一个头从门后探出来,是个女孩,柔软的头发没被竖起,是彩虹的颜色。是极其美丽的颜色。

“姑娘,我是山下的医女,我叫嘉儿,上山采药而来,不甚迷了路。不知能否借宿一宿?”

“嗯,可以!进来吧!”

她说着,爽朗地笑了起来,山茶花颜色的眼弯成了月牙,里面仿佛装着绯色的星海。

她一瞬失神。

“好久没人来了,你是我今年见的第三个人!你的金头发真好看,像太阳。”

她客气的笑笑,与她攀谈起来,热情地确实像个太阳。

那女孩大大咧咧地揽过她的肩,开朗的笑着,说:“我叫黛西,住在这里好久了,下山的路没人比我更熟啦~你就暂且在我的屋子里住上一晚,明天早上我带你下山!”

嘉儿听着她说话,本想回话,可来不及,她便又开了口。“你的手好脏,我带你去洗一下吧?”

说完,不等她同意,她便拽着她的手走出了门。天尚未全黑,太阳已下了一半山,霞光四溢,雾渐渐地在眼前迷蒙起来。

“天快黑了,姑娘!”嘉儿说着。天黑了,外面就危险了。

黛西朝她一笑,眉眼弯弯。“对呀!天快黑啦!”

恍惚间,前面多了一条小溪,溪水横陈流过溪底的石头上,流向山底,一个断层阻断了她视线的蔓延。

“洗吧!”

清凉的泉水从遍是她泥渍的手上流过,刺痛的感觉也随之而来,手的肤色很浅,青筋在皮肤底下露出,皮上竟是布满了血痕,手指也耸拉着,又酸又痛。

黛西将头探过来,看见了她的手,说:“呀!嘉儿你的手受伤了?刚好,我那边有药。”

嘉儿一转头,她还是在笑着,仿佛永远只有笑这个表情。不过这样也好,她想着,她觉得她笑的时候很好看……

2.
她躺在床上,气若游丝,身体的起伏仿佛越来越平缓,仿佛在等上不久,她就会停止呼吸。他们都说她得了极其严重的病,很快就要死了。

她的妹妹苹花跪坐在她身边哭着。她不想失去她,可她又请不起医生也买不起药,她也不知道怎么救她姐姐……

她家就只剩她和姐姐了,如果姐姐病死了……不,姐姐不病会死——她摇摇头,打断了自己这可怕的想法——姐姐的病很快就会好,很快,很快……她哭着哭着,渐渐只剩下啜泣。再后来,便是靠在床边睡着了,眼睛已哭肿,红色的血丝显露出来。

一个穿蓝色衣服的女子从门外走进来,衣服轻飘飘的,好像要浮起来。她整个人近乎虚无,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她们。

快了……就快了……

3.
“为什么姑娘要留在山上不下山呢?”

“我……我不记得了。我记得是一个人把我带到山上,她不让我下山。对!她不让我下山,所以我就不下山。”她说,“我记得之前在山下的时候,有一个人她想要杀我,是她,那个带我上山的女人救了我。然后她就带我上了山。我就再也没下山过。”

“那你想下山吗?”

“才不想呢,”她皱眉,“山下有很多坏人。”

嘉儿轻笑,望着她,碧眸中倒映着她的眼睛。“那,你觉得我像坏人吗?”

“你?当然不像。”

“那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她皱起眉头,在思索着什么。“我不记得了……”

“怎么……怎么可能不记得了呢?再仔细想想吧。”

……

怎么可能不记得了呢?

4.
一个又一个梦,她逃脱不出来。这是梦魇的游戏,她被玩弄于她的股掌间。为什么她明明要下山,却留了下来,为什么她拼命地想逃离,却动不了。

她的灵魂像是被从身体里抽离出来,她浮在边上,看着自己和她谈笑风生,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而她的眼是绯色的漩涡,将她越卷越深,她挣脱不开,她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清醒时的恐惧越来越深。

她好像永远也离不开了,孑然受困在那个名为她的囚笼。

为什么?

她竟会在那清醒的片刻感受到这清晰的爱意,无论是属于谁。她究竟是在何时沉沦?

5.
她看着她,金色的发丝散漫在床上,阳光撒在床上,圣洁地她不应该触碰。

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她不想牺牲她了。可没有她,她就下不了山了,她还要下山报仇。下山报仇这两个词回响在她的脑内,落下难以消除的痕迹,但是心中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叫嚣着她不愿承认的事实。

她从未这么犹豫过,彩色的头发被揉成一断乱麻。她是剪不断的。

记忆的碎片在脑海中拼凑。

火在她的脑海中烧了起来,黑色的瓦,红色的墙,都烧了起来,化作灰烬。哭声和呼救声一同在耳边响起,火的嘶鸣也随之炸裂开来,仿佛要把她也一同烧尽。

男人和女人模糊的脸清晰起来,嘴巴一张一合,在劝着她,在咒骂着她的懦弱。

“爹娘……”

泪水一涌而下,她闭上了眼,捂住了耳朵,疯狂地叫喊着。

泪水逐渐流尽,一抹血腥从眼角蔓延开来。刹那间,身上的血像是被抽尽,她的肤色越来越白,睁开眼的那刻,血已流尽。

暗黑色的血从天蓝色的长裙下蔓延开来,像是蛇一般匍匐前行,吞噬着能见的生命。

血还在蔓延,她在她的床头跪坐了下来。手轻轻地拨开她的长发,缓慢地挺直腰,脸上没有笑。她又轻轻地弯下腰,在她耳边说着。

“抱歉。”

6.
她想起了一切,想起了为什么山下会有坏人。

血和火交映的夜晚里,那人站在门前,帷幔重重,她看不见她的脸,绕不过珠帘和窗幔,她只能看着她。火烧上来,猛烈地仿佛是烧着了她的灵魂。为什么她站在那里无动于衷,她不应该很伤心吗?

她不是喜欢她吗?

像是打翻了回忆的匣子,一切翻涌而来。

她与她相遇,小小的玉佩成就了一世的姻缘;她与她相吻,旁人的惊异见证了一世的无怨无悔;她与她相拥,无用的挣扎磨灭不了一世的血海深仇。

她不能得见,那人已是泪眼婆娑。剑的一缕寒光闪过,那人的身影被火光消磨,成了一缕香魂不知飘落何方。

7.
她脚尖轻触地面,身体浮在了尘土之上,剑被握在手中。

“你……”她朱唇轻启,满是焦虑,“我很抱歉。但……必须这样。”

“你的情劫已度……”

“你已成仙,恭喜。”

那人无动于衷,跪在床边,身姿依旧挺拔,心中却已经成了碎片。床上的女子躯体忽然散出光芒,化成一个个碎片,消散在空中。

“你们神仙,皆是这般无情吗?”那人落寞起来,心中竟觉得如此成就这仙身,不值。

她轻笑,脚终是踏在了地上,紫色的长发一瞬落下来。“非也。”她手一翻转,剑被立于身后,另一只手按住那人的肩。“区区幻境,莫要因此误了大道。快随我去登仙台。”

那人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与她一同御剑前去。

8.
Dash啪地一声将键盘打翻。什么破小说,什么破结局?!

女鬼/黛西/Dash:dash
采药人/嘉儿:Jack
采药人的妹妹/苹花:applebloom
仙人:twilight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