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白猫

歌曲是在云村听到的,应该是德语的。
ooc和bug都是我的错,文笔差还请见谅。

[现代架空]喵喵喵
1.
Jack捡到那只猫时她刚从集市上回来,手中提着很多东西,有鱼有牛奶。
那是只小小的橘猫,应该是失去了母亲,要不然也不会暴露在处处充满危险的巢穴外。这和她当初遇到薇诺娜时一模一样。但是她的薇诺娜早在她刚上大学时就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她很爱她,也很想她。于是她把她带进了屋子里。
虽然她从小到大只养过一条狗,但这并不妨碍她养一只猫。
她想着幼猫应该吃不了鱼,于是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盒脱乳糖牛奶。
牛奶被缓缓的倒在盘子里,她看着那只小乳猫慢慢地舔着牛奶。真好,她词语匮乏地想着。
不过她又要去一趟集市了……

2.
那只猫在长大,猫毛比之她刚捡到他时像是重新刷了一遍漆,橘色的毛皮更加地靓丽
他也不再喝牛奶,于是她买了猫粮给他,他吃猫粮的时候会发出吱吱的响声。
这只猫真是十分地讨人喜欢,除了猫屎有点臭。

3.
某天,她正在做糕点的时候,猫从屋外跑了进来,跑到了她的脚下。她没有理会他,继续揉着面团。忽然敲门声响起。
只见屋子的门没关,一个女孩站在门外。
她停了下来,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迈步前去。“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她凑近一看,发现那女孩居然长着一头罕见的彩虹色头发。
女孩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只猫。
“你好,请问那是你的猫吗?”说着,她指了指那只橘猫。
“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她说着,心里一凉,肯定是猫犯了什么错。
“……”
“是我的猫打扰到你了吗?”
“没……没有。”
“?”
“他……他……他其实是我的猫。”
Jack看着她,一脸懵逼。
“呃……我这么跟你说吧……”
……

5.
Dash与猫的另一个主人交谈完之后,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只聪明至极的猫,要不是她机智地发现这只猫的指甲被修剪过了,恐怕到现在她们都还被蒙在鼓里。
“我是几个月之前搬到这里的,当时我正在做鱼汤,他突然从窗户里跳进来,看起来很饿的样子,于是我喂了他一点鱼片。你是不是不喂他猫粮呀?”她问着,一脸好奇,等待着她的回答,并且磨刀霍霍准备着谴责她为什么不给猫猫买猫粮。
然后那位猫的另一位主人指了指一个角落,她的视线随着她的手指所指的方向前去。那里有两个小盘子,一个装着水,另一个应该是猫粮的粒状物。
她只好报以微笑。
“那……那你是怎么遇上他的?”
“我从集市上回来,他坐在我的门前……”
“所以,你收养了他?”
“是的……”

6.
她再次见到猫的另一个主人(原谅她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位女士的名字)的时候是在集市上,那位女士正在鱼档上选鱼。
她正欲上前去,却听见那个鱼档摊主叫了那位女士一声Jack。
她受到惊吓后浑身僵直,仿佛被雷电击过,手霎时间松了开来,所有东西都掉了下来,与地面碰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响声。她觉得自己应该兴奋地哭出来,但她没有。
Jack听见响声后转过身来,看见了她。
“Jack?!”
“嗯,又见面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请问你认识Pinkie pie吗?”
Jack仿佛恍然大悟,激动中带点平静地说到:“你是RainbowDash?”
“是的!”
她没想到,那个猫的另一个主人竟然就是Jack,她之前问过好多人你们这里有一个叫Jack的男孩吗,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叫Jack的女孩。
该死的PinkiePie!她心想。她居然没告诉她的那个超级无敌远方亲戚居然是个女的,而且她也没告诉她她的全名。而且还该死地换了手机号,等什么时候遇见她一定要找她算账!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原本想打给pinkie问一下,结果她好像每次都不在的样子。”
“那是因为她换了手机号。”她咬牙切齿道。

7.
Dash按照Pinkie的意愿退掉了那个自己租的房子,搬进了Jack的家,并且成功地认识到Jack是位小姐而不是女士。
可能是AppleJack长得老成吧,她当时这么想,但及时地管住嘴,没有说出来。她早已深受说实话的害处。
不过她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安稳的不用付房租的住处,想来应该是要感谢那只虚伪而又狡猾的猫。
于是Jack看着她抱着猫一直对他碎碎念,心想自己居然没这么干过,下次一定要试试。

8.
Dash发现那个土里土气的大表姐Jack居然什么都会,简直全能,尤其是在烹饪这一方面,而且很会养猫,迷妹之心就在日常的种种小事间不知不觉间缓缓升起。
“Jack你真的好厉害哇,我都不会这个。”
但是Jack却觉得她很厉害,好像也是什么东西都会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也),会好多自己不会的东西,比如说看起来十分厉害地打游戏……
她的跑步速度更是real地快,而且声音很小,好像她的鞋底像猫一样长着肉垫。这使得她曾一度怀疑她以前是不是运动员。但显然她不是。

9.
Dash要走了,她在一开始就不打算长久留下来,现在她留在这里的时间够长了,该走了,去另个地方或是回家。她每次都是这样,留在一个地方一年多了解风土人情之后带着对这片土地的记忆去往下一个地方或是回家。
准确来说,是她父母的家。她算是一个四处流浪的人。如果缺钱了,她会去打工赚钱。
但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是她有点不想走,她从来都没有那种情绪,一种她一直以来都认为会束缚她的情绪。
她想着,刀子切到了手。
要坚强!但是……“啊——Σ(ŎдŎ|||)ノノ!!!”
闻声,彼时猫瘾犯了正在吸猫的Jack转过头来看着她,就这么看着。
“啊!!!Σ(°Д°;!!!”
她突然意识到她应该帮她一下。于是轻快地转过身去帮她。
Dash想着这么疼,她应该流出点眼泪的,但是她没有。
Jack是拿嘴含住了她的手。她应该能尝到血液咸咸的味道吧?彼时她想,仿佛忘却了疼痛。她能感受到她的舌头在吮吸,吮吸着她指头上的血液。还有舌头滑腻的触感,她奇迹般地没有抗拒,甚至还有点奇怪的感觉,十分奇怪。
然后在最后一滴血被舔尽的时候,她的手指从她的口腔里出来。
Jack去找创口贴了。而她还停在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中,就像吸了大麻一样,当然她没吸过大麻。
她回来的时候,酥麻酥麻的感觉还萦绕在Dash的心头。她看着她,凌乱的发,汗水凝聚在一起穿过微红的脸颊流经她柔软的微微张开的嘴唇。吻起来会是咸的吧?她想着,舔了一下嘴巴,仿佛已经尝到了那柔软嘴唇中的奥秘。

10.
她们一同去了机场,她带着行李箱,里面装着很多东西。
Jack觉得她有点不舍,于是她问到:“你以后还会回来吗?”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回来这个单词,而不是再来。
“应该不会了,自我上完大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去一个城市第二次。”
Jack感到失望。
她们在剩下的去机场路上的时间里就再也没说话。
当时安静异常,只能听到车呼啸驶过的风声。时间仿佛走得越来越慢。
下车的时候又嫌太快。
她这是怎么了?两人同时想到。
她们在机场里拥抱,只差吻别,但这件事情是不会发生的,毕竟她们是朋友,难道不是吗?
她一瞬转身,像是不愿久留,但她只是不想哭,这次她真要哭了。
泪水流下,划过脸颊,路过嘴边。她舔了一下,是咸的,是涩的,也是苦的。
她想到了自己该做了什么,她打开手机,把机票退掉了。她笑了出来。
后面Jack看她停了下来,红红的眼睛停下酝酿眼泪,想着她是不是忘记带什么东西了。
果不其然,她转过身又走回来,对她说:“我忘带东西了。”
“什么东西?”
“一个大件物品,运费应该很贵。”
“没关系,我可以借你钱。”
“没,我想用自己的钱付,毕竟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你钱,所以我可能要再留一段时间去赚钱。”
她说着,两人几乎同时笑了出来,破涕而笑。
“那……你觉得你要留多久呢?”
“那东西太大了,我可能要留一辈子。”
……

评论(5)

热度(13)